援疆干警胡亚辰:诗酒趁年华-w66利来

听新闻
放大镜
援疆干警胡亚辰:诗酒趁年华
2017-11-08 10:25:00  来源:
 

 

  胡亚辰,1988年出生,2011年考入江苏省泰州市海陵区检察院,先后在案管科、侦监科、反贪局、办公室工作。2015年9月,调回侦监科,现任侦监科副科长、检察员。2016年5月,挂职新疆伊犁州巩留县检察院,任检察长助理。

  不行心上过不去之事,不萌事上行不去之心。

 

  江苏检察网:作为新晋的年轻干部,小家庭也是组建不久,你怎样下的决心,选择到新疆挂职?

  胡亚辰:从小学初中高中,再到本科研究生,我一直是在江苏上海这一块区域转悠,不停地打一枪换个地方,虽说每个阶段都在不同的城市求学,也算是习惯了在外“漂”。

  毕业后,决心回泰州工作,我曾经有点儿后悔,因为考本科、研究生的时候就没去更远一点的地方开眼界。去年,院里有过选派一名干警挂职伊犁州昭苏县副检察长的机会,我本人因为工作年限的限制,当时还不够格报名,那阵子,始终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一次锻炼机会,就这么白白错过了。所以,今年一听说到新疆挂职的消息,我是又激动了一把。等领导征求完意见,而且也得到家人全部同意后,我就立刻答应了入疆。 

  江苏检察网:不过,听说你爱人当时正怀孕待产,毕竟从江苏到新疆路途远的没法顾家。

  胡亚辰:说实话“非常困扰”,所以领导征求意见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先把“可能遇到的阻力”摊牌了,说清得要回去和家人商量好,领导也表示遇到特殊情况,如果不去非常能理解。

  由于去年我跟家属念叨过到新疆挂职的事情,她也知道我特别想来新疆,所以,这回我一张嘴,家属就表示了支持。接下来,我的父母和岳父岳母听说了这事儿也都支持,他们的理解支持是我顺利来新疆挂职的前提和基础。

  等到我真要去新疆挂职的消息传出后,很多同事和朋友都认为我很“了不起”,克服了这么大的困难跑外地上班,而且是去“受罪”的。其实,我从来没觉得是我很了不起,我选择来挂职是因为我真的想来,相反,对于妻子那边我觉得愧疚最多,她挺着大肚子,在最需要我的时候,没有能够一直陪着她。每次想起临走前,她含着眼泪、脸上硬挤出的笑容时,我特觉得很对不起她。

  同样,能够顺利抓住这次机遇,我也很感谢单位领导在事多人少、人员流动频繁的关键时候,仍在争取机会支持干警外出挂职。所以,谈到“了不起”,我真是算不上,而是一直支持我的家人、单位。

胡亚辰去援疆得到了爱人的大力支持

 

  江苏检察网:虽然是有了大家的支持和理解,但真的一人在外肯定也不容易吧。在新疆挂职期间,你遇到哪些困难?

  胡亚辰:才刚刚开始两个月,好像还没到总结的时候。最先遇到的困难还是自身体质的适应问题,开始时我对新疆那边的气候不大适应,晒太阳脱过皮,走在马路上遇过狂风暴雨、冰雹等恶劣天气。不过,最大的困难还是孤单,特别是对家人、故土的想念。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拿我们这批9个来伊犁州检察机关挂职的同事来说,有结婚6年本来打算今年“封山育林”要娃儿的,有小孩儿刚出生、没满周岁的,有孩子准备入学的,还有今年参加高考不能陪在孩子身边的……前阵子过端午节,我们这批人自发小聚,饭桌上大家谈笑的时候,我旁边的兄弟一下没了音儿,转头看了看,人家正跟媳妇视频聊天,而他媳妇已经是哭成了泪人。所以,大家都不容易,一旦承担起责任,总有些困难是要克服的。

  江苏检察网:到了新疆近两个月,给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跟想象中的有没有很大区别?

  胡亚辰:来新疆之前包括来之后,亲友、同事,还有一些热心的朋友都很关心,要我照顾好自己。现在,真的走进了新疆,这边单位的领导、同事都对我很好,我所在的伊犁州地处北疆,这里的治安环境就很好。

  刚到新疆时,大家常常会听到“口里”和“口外”一说,新疆人会把新疆以外的地方、特别是内地这边的人称为口里人,我觉得我们“口里人”与“口外”人很融洽,两个月来他们给我的印象是热情好客,我也很快的就入乡随俗了。

  江苏检察网:入疆虽然时间不长,目前你有没有经手过办起来特别复杂的案子?

  胡亚辰:目前遇到的都比较简单的事情,没有比较复杂的案件。我所在的巩留县检察院,民语案件和汉语案件比大概是六比四,像民语案件工作量比汉语案件要大,民语案件办案组的同志要先用民语办好案件,再翻译成汉语录入统一的业务应用系统。虽然上岗时间不久,我每天看到大家各司其职,每个人都在用心地做分内工作,这时候就完全没有“人在异乡为异客”的感觉了。

  今年是伊犁州党委确定的民族团结进步年,整个伊犁随处可以看到“民族团结、民族融合”的宣传标语。在巩留县检察院也是一样,院里的气氛很融洽,像每天等着做早操的时候,年轻的民族干警和汉族干警都聚在一起聊天,互相开着玩笑、嬉闹,没有一点儿代沟。

忙碌的工作之余,胡亚辰偶尔自拍,跟大家“秀秀”

 

  江苏检察网:作为检察系统的一名“老兵”,你曾在多个部门待过,现在又辗转新疆磨砺,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业。来谈谈当初为什么会选择检察官这份职业的?

  胡亚辰:小时候看tvb的律政剧、警匪片,总对那些在法庭上慷慨陈词的“大状”们抱有无限向往,懵懵懂懂的下决心,等长大了我要当一名律师。那时,我喜欢挑着机会跟家人、同学辩上几句,在高中时也就自然而然选择了文科专业,上本科、研究生一直学习法律专业。

  后来真正接触法律才明白,在法官面前唇枪舌剑的角色也是有区分的,一方是公诉检察官,另一方是辩护律师。至于为什么在检察官和律师之间选择前者,现在想一想跟我本科期间在上海虹桥区检察院实习的经历有一定关系,听别人说当时带我的那名检察官就是从年收入百万的律师转行过来的。所以,我觉得社会上也不要对从律师、学者中间选拔法官、检察官过于悲观,毕竟除了收入,我们还有情怀。

  说实话,这几年我不是没有过机会跳出去,走向所谓更高更广的平台,但还是选择了留下来。有些人离开了,但更多人留了下来。

  江苏检察网:既然选择留了下来,目前又是留在一个远方,有什么话想对家人和亲友说说?

  胡亚辰:在这边只要微信提示有新消息,我总会赶紧点开,跟家人、朋友聊聊天,看看家乡、原单位发生了哪些新鲜事。虽说在新疆吃了一些苦,老话说得好“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在这里,我认识了很多新朋友、新同事,看过很多风景,尝过很多美食,踏出过国界,体验了不一样的风土人情。

  我想告诉家人,这边少数民族同志非常热情,每天上班时,同事们见面都要握手寒暄。如果在外面逛街,向陌生人问个路,他更热情,恨不得带你去目的地。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到伊犁不知新疆之美,这里真的就是诗和远方。

  在此,小结一下初到新疆的这段感受,特别想告诉跟我一样同龄人,每次站在人生十字路口上的抉择就像相亲一样,作出决定放弃其他选择之后,我们永远不会知道放弃的那条道路上有着怎样的风景,我们避免了怎样的伤害或者错过了怎样的美好。但每次选择之前,没必要把困难想的太大,勇于改变,后悔做过某些事总好过遗憾什么都没有做过。诗酒趁年华。

  编辑:豆颖  
"));
"));